? 上一篇下一篇 ?

[新葡京娱乐官方网站] 魏则西事件折射公立医院“科室承包乱象

魏则西的诊疗过程发生在公立医院。在公立医院严禁科室外包多年后,患者为何还遭遇“欺诈性医疗”?

目前,科室外包的主要有两类,一类是部分军队医院,由于其并不完全归属于所在地卫生行政部门管理,“有空子可钻”;另一类则是部分经营不善的地方公立医院。

一些民营医院从业者表示,民营医疗机构,特别是与公立医院合作的男科、肿瘤专科医疗机构,往往通过互联网企业进行营销,支付高昂费用。为了赚取利润,这些“寄生”于公立医院内部的民营医疗机构,很多沦为欺骗者。

魏则西就医的武警二院生物医疗中心,据知情人透露其幕后投资者为莆田系的康新集团,且这个集团“不少业务来自于从部队医院承包科室”。

业内人士将民营资本在公立医院内部的合作办医称为“科室承包”。《财经》获得多份合同文本模板和可行性论证报告显示,外来资本与公立医院的合作往往采取所谓“共建”形式,共建科室常常挂出“XX中心”的牌子。

这种“中心”一般依托于现有的治疗科室,称坚持“医院院部行政领导下的职能科室管理”;仍然要“无条件完成总部下达的各项任务和相关的后勤保障工作”;医院统一财务管理,对政府部门核定的价格必须遵守。

但一般来说,外来资本承担大部分投入,包括技术、外来医护人员的引进和培训、用房装修等,医院方面则提供场地和部分人员。

在经营方面,外来资本负责招揽患者,提供员工工资福利等;一些医院员工参与运营,其基本待遇由医院提供,但绩效收入部分由中心负责。

在药品器械采购时,上级或者地方招标目录内药品耗材必须执行规定,并统一进入“中心”药房;但特殊药品和耗材,则由合作企业负责提供,他们须有正规医药公司的“三证”、发票及销售物价批文,经医院认可后采购进入医院药房。

最后,外包科室的收益按照合作双方的约定分配。除了约定的合法收益,科室承包中的寻租一直存在,也是业内人士心照不宣的事实。

前述民营医院从业者透露,“科室承包是原始积累的初级阶段”,蒲田系借由公立医院的品牌,“做好一年有几百万的利润”。

“科室承包”也是家族内部新人练手的好机会,“从科室经营开始学习如何管医生,做好服务流程,然后从科室到专科医院,再到综合性医院。”

在公立医院中,一部分军队医院和地方公立医院由于经营管理不善,更倾向于采用“科室承包”的方式,甚至主动在部分弱势科室使用“竞价排名”。